信息技术教材现状的分析与认识

2019-08-20 15:10

摘自:《回归教育网》

来自课堂上的困惑

“老师,超链接到底有什么用啊?”

“超链接这么简单的技术,也能织出这么大的一个网?”

“有必要发明这么多的网页制作软件吗?”

“ HTML 是什么?是一种标准还是一种语言?”

……

“麻烦你们查阅一下课本,好吗?”

……

“老师,课本上没有这些内容?只有操作步骤 1 、 2 、 3 ……”

“书上到处都是‘任务',要我做的多,动脑筋的少!”

“我们总是这样搜索来搜索去的,有用吗?”

“课本?我不知道它在讲些什么!”

……

课堂上,大多数时候教材真帮不了老师和学生多少的忙。慢慢地,课堂上没有了课本的踪影,代之而来的是教师的即兴讲演与自由发挥,或者是放任自流式的网上冲浪与玩耍取乐。不可否认,不少教材在课堂上也充分地发挥了作用。但从各种渠道所了解的信息表明,信息技术教材在广大师生的心目中远远未能达到满意的效果,教材开发和使用的现状并不令人乐观。究其原因,可能是教材质量不够上乘,内容陈旧难以吸引学生,语言晦涩难懂不容易理解,在考试体制下信息技术课不受重视等等。

事实上,信息技术的课堂学习相当需要丰富的课程资源来支持,但作为重要的教学资源和知识载体的教材在课堂上却受到如此的冷落,这似乎与国内信息技术教材编写与发行的热闹场面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现象不得不令人为之深思。

1 、教材还未能成为教师喜爱的得力助手。课堂上,许多教师都愿意充分发掘教材中丰富的教育内涵,从中得到某些有益的启示,由此帮助自己一起培育学生。如果教材“腹中无物”“言之无理”,则很难在课堂上助教师一臂之力,殊为可惜。

2 、教材还未能成为学生挚爱的学习伙伴。教材中记载着丰富的知识和有益的道理,可以帮助学生领悟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与思路。倘若在课堂上与教材相伴走过的日子里,学生能解决一个个技术与应用的问题,这样的话他们又怎能不珍惜呢?

3 、教材还未能成为知识、技能与情感有机结合的载体。信息技术教材中不仅是技术思想、知识原理、求知求真的大熔炉,而且能帮助学生获得基本的操作技能与方法。通过教材的正面引导和参与各项学习活动,学生能自觉养成良好的道德规范和习惯意识。

4 、教材还未能成为学生与文本交互对话的平台。目前文本仍然是学生阅读并增长才干的主要方式,而多媒体、网络化的教材只是在某种程度上优化或改进文本教材的呈现方式而已,教材应当成为学生与文本对话、内化知识并获得能力的学习平台。

对教材现状的分析与期待

尽管信息技术教材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教材在资源组织、教学指导等方面为教师给予直接指导,在学生的课堂学习当中能发挥无可替代的辅助作用。有鉴于此,我对所了解的信息技术教材编写与使用情况作如下分析,以便引起大家的思考和重视。

1 、关于内容及内容的组织形式

教材的内容及内容组织形式能反映出教材内容及相互之间的关系,从整体上要反映出课程的理念、目标及内容等要求,并形成独特的知识体系。同时,教材内容体系要以符合学生的认知发展规律和已有经验基础为起点,以便学生沿着教材内容的逻辑线索,通过自主学习和归纳总结,建构自我理解的知识结构。目前,有的教材是以操作应用为主线编排内容,有的是以活动设计来呈现内容,还有的是以信息处理的过程为主线来建构内容体系。

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教材,大多是以 2000 年的《指导纲要》为依据,以工具软件的操作应用为线索,采用零起点的原则设计教材内容。近年来由于受到各种思想的影响以及现实中的某些认识和需要,各种自我构建的教材内容体系也充盈在中小学信息技术教材当中,信息技术教材由此出现多样化的格局,《指导纲要》的指导作用和课程的规范要求也就形同虚设。

高中课标实验教材以新颁布的《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实验稿》作为根本依据,为教师的教学组织和学生的课堂学习活动提供了直接指导。与以前相比,新课标实验教材的内容及内容体系结构已经有了本质上的不同,需要重新构建。例如,《信息技术基础》模块的必修教材是以“信息处理与交流”作为主要线索,在贴近学生真实社会生活的基础上,按照“信息的获取与评价 ---- 信息的加工与表达 ---- 信息的发布与交流 ---- 信息的存储与管理”的逻辑线索构建教材的内容体系。当然,高中课标的最大特点是通用性,新教材内容在达到课标要求的前提下允许有所拓展与加深。

2 、关于教材的编写体例

目前,信息技术教材的前言要求采用学生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语言描述,以对话的形式介绍教材内容、学习方法、学习目的等情况,使学生对教材能有一个整体上的认识,关键是激发起学生的学习兴趣。

教材中大多采用章节目结构的形式来组织并呈现教材内容。在每章前面,大多数教材也设置了一个本章前言,在于说明本章的学习目的(如学习本章有何作用、为什么要学习本章等)、本章学习目标(根据课标或指导纲要的规范要求,提出本章的学习目标)、本章学习内容的目录等。

各节内容的具体组织与表现在不同教材中千差万别,不同的教育观念会产生不同的教材内容呈现效果。一些教材采用以知识点或技能点为主体的陈述方式,强调知识的内在联系与科学严谨,内容编排形式呆板,多为大学教材习惯性下移的具体表现;也有不少教材将知识和技能要求嵌入系列活动之中,这多见于主题型教材、任务型教材。我个人比较欣赏的是,根据某节教材内容在知识、技能、情感方面的具体要求,依据学生认知规律和教学设计相结合的原则,突出以学案导学为主线,教学引导为辅助的编写特点,通过设置系列的小栏目(如“探究”“拓展”“交流”“例子”等)和旁注引导的方法,构建教材内容的基本组织框架。其间在适当位置上设计一些必要的表格和问题,引导学生在观察、思考、分类、组织和表达活动中,及时记录资料并参与相关讨论和交流,有利于学生掌握研究学习、规划设计的基本方法并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每章最后采用图表或者概念图的方式,引导学生对所学知识及其关系进行归纳,对本章学习过程和学习效果进行自我记录和反思。

当然,信息技术教材的编写语言应当做到简洁流畅、生动有趣,学术性过强、容易引发歧义理解的语言表述只能给学生造成阅读困难,无助于理解教材内容。

3 、关于教材的编写风格与指导思想

从根本上说教材要以服务于学生的学习需要为出发点,以学生学习和发展为中心来组织教材内容,由此形成学生自主学习的“学本”,但也要兼顾教学活动的组织实施问题。这反映在教材的编写风格以及具体的指导思想上面。

高中课标实验教材的编写是以确保未来国家公民获得必要的信息素养为基础,促使学生在技术开发应用与文化感悟内化方面进一步提升其素养能力。在此前提下,教材力求在内容选择和编排形式上提升内在质量,各种方法模式(如任务驱动、主题教学、 Webquest 、案例学习、问题学习等)大量渗透应用到教材当中,这体现了教材创造性的编写与设计,由此形成教材的特色并逐渐产生品牌效应,对教师的课堂教学会有较强的指导作用。

出色的信息技术教材在帮助学生达到预期学习目的的基础上,要考虑的是如何给教师和学生留出自由发展的余地。这其实就是教材如何发挥其指导作用以及教材编写与师生的具体使用之间的和谐统一问题。

4 、关于教材的呈现方式

除了文本教材之外,大多数出版单位都在朝着教材多媒化、网络化为一体的方向发展。从理论上来说,这些设想和努力对于教学来说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目前所有教材编写者都把绝大部分的精力花在文本教材的编辑和出版上面,配套的光盘也仅仅作为辅助素材,在实际教学中往往发挥不了应有作用。有的教材编写者依托教材开发优势,试图利用网站的形式为教材使用者提供在线指导、在线交流和研讨等服务,在教材实际使用当中为师生活动提供技术支持,由此形成与教材相关的生成性课程资源。

这种设想完全可以实现,但其实效性和有效性可能却难以得到保障:一者如今教材商业气息太浓,缺乏深厚的学术研究氛围,未必能吸引教师和学生积极参与,有些编写单位还考虑把教材网站办成教与学的核心网站,这在开放的网络环境下显然十分困难;二者教材开发者未必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能及时提供到位的一线教学指导服务,网站更有可能的是教材资源的数字化或者是所谓精品素材和教学案例的展示场所,远远未能体现出网络技术的交互特点;三者师生的生成性课程资源的正当合法权益如何得到合理保护,也将成为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四者课堂教学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结构系统,需求的差异性表现得尤为突出,教材资源如何利用技术手段服务于课堂的实际需要,仍然值得深入探究。

几个问题的思考与认识

在信息技术教材编写和使用过程当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问题需要得到正视和解决。现就其中几个问题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1 、教材质量的保障制度问题

为规范起见,教育部门已经采取了教材审查准用制度,对教材的立项、编写、通过使用等方面实行了严格的制度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教材质量。但目前教材的编写大多为利益所驱动,如何确保教材的开发和使用做到公平、公正,适当增强教材评审和选用过程中的民主监督透明程度,有否有此必要?不同版本的教材资源如何适当共享,从而避免教材资源过多的重复建设,这是否值得关注?另外,通过审查的教材怎样完善其市场服务体系,在竞争与合作中真正把教材质量的稳步提高作为自己的生命线,切实为学生成长的需要做好服务,这是否要从制度上给予一定的保障?

2 、教材编写队伍问题

目前信息技术教材编写队伍可谓十分庞杂。从较大层面上来看,由专家教授、教育部门人员、教研员、一线教师、出版社人员等组成;从职称专业方面来看,主要编写人员有计算机技术、教育科研、教育技术、出版编审、其他学科教师等。对于教材编写人员的资格认证,有关部门只对职称方面做了限制,以上情况是否值得关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信息技术教材编写队伍混杂的现状,恰恰反映出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远远未能体现出其应有的课程价值。

3 、教师开发教材资源的意识和能力问题

在传统的教育体制之下,教师只是教材的被动使用者。部分优秀教师可能会超越教材本身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教学实践,在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应用方面也颇有建树。但在实际使用当中信息技术教材的作用和地位,甚至于凌驾课标(或指导纲要)之上,这与课程的规范要求和制度建设极不相称。如何提升教师创造性使用现有教材以及开发教材和课程资源的意识和能力,确保中小学一线教师的学术地位和研究成果免受非正当的侵犯,可能需要得到高度重视并付诸行动。

4 、教材的选用制度问题

随着新课程改革的实施与推进,教材的自主选用权利逐步掌握在学校和教师的手中。但在现行教育管理及评价体制之下,学校和教师选用教材会受到种种干扰,需要经历一个较长时间的发展过程。从教育消费的角度来说,作为主要消费者的学生(或家长)在教材选用中能否有权利参与其中呢?是否也值得考虑?

作为曾经参与教材编写、如今仍然奋斗在教学第一线的教师,我期望信息技术教材能在课堂教学方面给予有效的服务与支持,真正成为学生自主学习和能力提升的基础平台,更期待信息技术教材成为丰富师生课堂活动和体现课程价值的有效载体。